石岗官市资讯>汽车>瑞博代理资格·前首富李河君成“老赖”员工不满欠薪道歉:几百亿应收账款存疑?

瑞博代理资格·前首富李河君成“老赖”员工不满欠薪道歉:几百亿应收账款存疑?

2020-01-11 13:05:06| 作者:匿名| 阅读量: 1774|

摘要: 据讨薪员工内部统计数据,欠薪加上拖欠的公积金、社保费用,汉能目前所欠员工费用至少10亿元以上。签署协议主动离职的员工,汉能表示可以优先拿到补发的欠薪和报销款。基于上述原因,汉能宣布立即开除“已经确认违纪”的23名员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李河君本人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即“老赖”,不得乘坐飞机等交通工具出行。

瑞博代理资格·前首富李河君成“老赖”员工不满欠薪道歉:几百亿应收账款存疑?

瑞博代理资格,你会在11月得到报酬吗?

10月14日下午1点多,在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汉能集团”)总部园区,佩戴汉能集团徽章的员工不时一起走过。时代财经经济公司看到办公楼前的员工刷卡进出,一切都井然有序。

然而,据《澎湃新闻》等报道,从10月9日至11日,汉能数百名离职、拖欠工资和社保缴款的员工聚集在汉能总部,捍卫自己的权利,索要工资。除了总部,汉能员工还去了朝阳区信访办、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最高法院等地维护自己的权利。汉能在几个省的生产基地也实施了工资保护。

汉能官方网站显示,汉能集团是一家全球清洁能源跨国公司,也是薄膜太阳能发电领域的全球领导者。目前,公司已发展成为覆盖薄膜发电行业产业整合所有上、中、下游的高科技清洁能源企业,包括技术研发、高端设备制造、零部件生产和移动能源应用。汉能移动掌握的薄膜太阳能技术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然而,大多数捍卫自己权利的雇员已经支付了长达五个月的工资。汉能目前雇佣了约75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都有牵连。8月份社保缴费被切断后,矛盾爆发,大量员工到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部门维权。除了工资之外,自去年以来,许多雇员都拖欠工资。

根据内部统计,要求工资、欠薪加上拖欠的公积金和社保费用,汉能目前欠员工至少10亿元。除员工外,财新网报道称,汉能长期欠经销商和供应商钱,一些经销商前往汉能总部拉横幅索要这笔钱。汉能在贷款、存款、股票等方面共欠经销商约4-5亿元人民币。

汉能回复《财经》称,10月15日,汉能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和君针对近期加剧的汉能欠薪事件,发出了“致全体员工的信”。

李和君在信中说,“集团在资金分配和现金流方面确实遇到了很大困难。资金非常紧张”和“出现了一些现象,如工资延迟和社会保障延迟”。主要原因是“自今年以来,实体经济出现了一些困难。我们有数百亿笔未及时收回的应收账款,金融合作机构的部分信贷资金因自身原因被暂停”。他表示深深的歉意,并说主要责任在于他自己。

关于补发拖欠工资的问题,李和君在信中表示,“汉能应能在11月恢复正常工资支付。在此基础上,今后每个月,除了正常支付当月工资之外,以前拖欠工资的50%将返还给每个人,直至全部付清。至于部分员工的报销问题,汉能将从今年11月开始逐步解决。”

然而,在《致所有员工的信》(Letter to All Employees)发出后,许多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在维权团体中表示,他们不相信汉能在11月份能够恢复正常工资支付,他们不会放弃自己的维权。

一些维权员工表示,“该函规避固定融资(定向融资)财务管理,规避一次又一次不可信的说法,规避因工资原因解雇员工,规避频繁集中的法人变更...使各种非法声明如此冠冕堂皇和无辜,甚至诽谤维权人士作为活动家。”

据澎湃新闻报道,根据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介绍,汉能的发薪日从今年3月的每月5日调整到28日。6月底,汉能以锦州银行流动性困难为由推迟支付薪资,承诺在换银行后于7月15日支付薪资,随后持续延期。8月份,汉能开始按级别发放工资,并开始向11级以下的员工重新发放5月份的工资。

汉能还通知员工启动“停工休假”和自愿辞职的政策。前者是从10月至年底开始停工休假,9月份领取全额工资,10月份开始根据各地区的停工休假政策发放工资。汉能表示,签署协议并自愿离职的员工可以优先获得欠薪和补偿。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汉能的一些员工透露,汉能要求员工购买未公开定向发行的债务融资金融产品。最低认购金额为20万元,职位越高,认购金额越大。本次认购活动涉及的总金额约为6亿元人民币。

时代金融(TIME Finance)获得的汉能定向融资理财产品推广会现场录音显示,推广会的主旨发言人在会上表示,“如果固定融资产品认购目标完成结果为0,月底的绩效考核和价值考核结果将为C”,C的结果是离开。"这群人准备离开5000人。"该产品的资金将投资于辽宁省营口市和汉能联合建设的移动能源工业园项目。

事后,汉能集团发布了一份文件,否认有针对性的融资。然而,在这种拖欠工资和维权的情况下,澎湃新闻报道称,除了工资,汉能员工担心它会被浪费掉,还有汉能去年7月要求员工购买的非公开目标金融产品,该产品将于明年2月到期。汉能研发中心一名8月离职的员工表示,他被拖欠“6万英镑的工资、1万英镑的报销和2万英镑的定期融资”。

此外,澎湃新闻报道称,10月10日凌晨,汉能人力资源中心向所有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尽管公司正在积极努力解决问题,并得到积极回应和劝阻,但仍有极少数员工聚集在公司办公区,扰乱了正常的办公秩序。”甚至唆使和联系一些不知道真相的媒体散布夸大的谣言,恶意诽谤和诋毁公司和高管……”基于上述原因,汉能宣布立即解雇“证实违反纪律”的23名员工。"

许多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告诉时代财经,他们不相信韩寒能在11月份恢复正常工资支付还有其他原因。

公共信息显示,李和君于1989年白手起家创办了汉能。他早年从水电站起步。2009年左右,汉能开始转型升级,投资300亿元进入光伏行业薄膜太阳能发电领域。

然而,在向光伏转型后,许多汉能企业遇到了问题。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薄膜发电”)于2009年在香港借壳上市。2015年,由于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关联交易频繁的问题,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暴跌了一半。这些股票立即停牌,并于今年6月从香港退市。据财新网报道,许多接近汉能的人士表示,汉能薄膜发电暂停后,该行避开了汉能的公司,汉能集团无法从该行获得相对的财务支持。

根据天空调查的信息,截至目前,汉能水电集团汉能已被列为法院“执行人”59次,并已提起167起法律诉讼。来自中国高管信息披露网的信息显示,李和君本人已被列入违反承诺者的国家名单,即“老赖”,不允许乘飞机或其他交通工具旅行。一些法律专业人士分析说,违背诺言意味着被限制离开这个国家。在某些情况下,法院可以通知边防检查部门进行边境管制。

据澎湃新闻报道,上述执法总量约为120.75亿元,其中57项需在2019年后实施,金额约为108亿元。

改造后,汉能的“摇钱树”和“印钞机”金氏乔安水电站也深受其害。李和君曾在集团中高层会议上表示,“自金乔安水电站(云南)发电以来,汉能每年赚取数十亿美元”。

然而,曾在汉能担任中层职务的周然(化名)告诉时代金融,金乔安水电站不再是汉能的了。今年8月,北京第三中学举行拍卖,但因债权人过多而被取消。

时代财经经济咨询北京法院网获悉,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月15日发布的两份公告显示,法院将于9月17日上午10: 00至9月18日上午10: 00在诉讼资产网拍卖金乔安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和10.88%的股份,标的评估价格分别为11.12亿元和2.99亿元。上述51.36%的股份拍卖后,金乔安水电站的大股东将易手。然而,9月16日,金乔安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和40.48%的股权拍卖项目全部被撤回,原因是外界对拍卖财产提出了正当的反对意见。

这条激增的新闻报道称,近年来,汉能一直将金乔安水电站作为融资工具。其公平性一再得到保证,司法纠纷仍在继续。李和君已经承诺了股权、水电站资产和土地。一些资产已经抵押了几次。

周然表示,近年来,汉能产品在上、中、下游的销售并不乐观,也没有产生健康的现金流。在转型后的最初几年,汉能的资金来源主要依赖于对金乔安水电站等资产的质押。近年来,主要依靠工业园区来融资。

公开报道显示,汉能工业园区发展模式主要由当地政府、第三方投资者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公司出资。工业园区项目公司成立,旨在引导社会资本设立股权投资基金,构建薄膜电池技术研发、高端设备制造、零部件生产和应用产品研发相结合的产业链。据不完全统计,汉能工业园区的数量可能已经达到10多个,分布在四川、山东、山西、湖北等地。

汉能目前专门从事薄膜太阳能,其产业链分为三个部分:上游、中游和下游。上游提供薄膜太阳能光伏组件制造设备、全线生产线及相关服务。这条河的中游相当于全国的工业园区,生产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下游负责从工业园区购买组件和销售薄膜太阳能光伏产品。迄今为止,汉能薄膜发电也是工业园区产品的唯一买家。下游产品包括太阳能建筑集成系统、移动能源产品、家庭屋顶系统等。

汉能薄膜发电公司的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上游收入贡献了公司总收入的近92%,几乎全部来自整条生产线的合同收入。

周然认为,这种工业园模式可以让汉能借工业园区获得政府资金或社会融资和贷款,也可以将汉能的上游产品出售给工业园区,这也是汉能上游产品的主要销售方式。然而,工业园区融资模式已不再可行。

一些拖欠工资的员工表示,光伏行业的“531新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当地对汉能工业园项目的支持。汉能产品的技术离市场应用还很远,导致交货问题以及经销商和客户的投诉。时代财经和经济收到来自山东泰安用户的投诉,称汉能光伏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售后服务没有跟进,投资浪费。

财新网报道称,曾在汉能工作的一名中层员工表示,汉能的内部评估机制是收入确认系统。他进一步解释说,由于审计员对生产线的要求是“亮着灯”,只要交付的生产线满足这一要求,它就可以确认收入。最终结果是汉能薄膜交付的生产线往往无法正常生产,更不用说实现大规模生产了。

周然表示,汉能今年4月宣布,将在上海的邻近港口建设一个总投资为821亿元人民币的工业园区,但他表示,该工业园区尚未对政府相关资金“关闭”,这可能是汉能资金短缺爆发的导火索。

4月中旬,上海港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上海港口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汉能签署了上海汉能移动能源智能制造产业基地投资合作协议。针对工业园区项目,上海港管委负责人表示,“这份合作协议(目前)只是一份备忘录,只是初步的合作意向,相当空洞。它是否能着陆以及能降落多少取决于韩寒能想出的着陆计划。所有投资都应该由汉能进行,而政府不能。”

汉能薄膜发电董事会主席袁亚斌近日表示,汉能的合作模式主要是与政府合作。在宏观经济环境和金融政策的影响下,平台公司的融资受到很大影响,这些应收账款难以收回。

周然在10月15日的公开信中质疑李和君的说法,“我们(汉能)有数百亿的应收账款没有及时收回”。他说:“韩能有这么多真正的应收账款。即使有销售合同,其中许多都是关联交易。”

以汉能薄膜发电为例。财新网曾报道,支撑汉能薄膜发电业绩的主要因素是应收账款。2018年,汉能薄膜发电项目应收账款总额达到202.79亿港元(183亿元人民币)。然而,由于一些应收款可能无法收回,独立审计员对整个年度报告持保留意见。

在众多应收款项中,只有一项合约资产,即121亿港元,实际上是有条件应收款项。汉能薄膜发电(Hanergy Film Power)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在建设项目成功完成之前,整个生产线不会收费,但已被确认为收入,并计入合同资产。施工完成且客户接受后,合同资产确认的金额将被归类为应收账款。

独立核数师就整份年报发表有保留意见:在汉能薄膜发电的应收款项总额及合约应收款项中,一名第三方客户分别拥有10.85亿港元及12.19亿港元,且并无足够及适当的检讨证据可收回。无法判断是否应为此类款项拨备款项。

汉能薄膜发电在其年度报告中强调,其发货人是“独立的第三方”。然而,许多信息显示,这些公司往往与汉能薄膜发电密切相关。例如,华夏一能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英镑。其股东为马杰和毕敬,分别持有75%和25%的股份。马杰有多重身份。其中一人是华安物流有限公司北京回龙观分公司的法人。华安物流是汉能集团的子公司。他曾是汉能太阳能光伏技术有限公司和荆州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的董事,均于2017年下半年退休。他还曾担任汉能科技(杭州)有限公司(现已撤销)董事。公司董事包括汉能控股集团董事长李和君和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现任执行副总裁、汉能薄膜董事会前任主席戴方明。

又如,兴能投资也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其中华夏一能持有9%的股份,马杰担任董事长兼经理。公司的主要股东是广东顺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顺柏),该公司持有51%的股份,位于和君的家乡广东河源市。广东顺柏投资的荆州顺柏太阳能有限公司是目前荆州项目的主要公司。2017年从汉能薄膜公司订购了总计450mw的薄膜组件生产线,成为该公司同年收入的主力军。2018年将订购额外的150mw膜组件生产线。

如果上述委托人不是“独立第三方”,那么李和君提到的应收账款也存在疑问。这对汉能或被拖欠工资的员工来说不是好消息。(乔治,北京时代财经)

易博sunbet手机网页版登录

© Copyright 2018-2019 istanbulroute.com 石岗官市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